心中有個李十二

說起他的字與號大家一聽便知是他,但他的別稱卻鮮有人知,他是李十二——李白。

李十二的一生可謂是恣意而活,放肆生長,不為世俗的事所困擾。十八歲開始他的隱居生活;二十四歲他辭親遠游,游歷過至今都聞名于全國的成都、渝州等城市,這些游歷為他增添了更多的閱歷與見識,為以后他獨特詩文風格的形成作出了貢獻。

李十二也曾被官場蹉跎歲月,經歷了官場之中的浮浮沉沉,但并未被此磨去棱角,他保持著初心,一如既往地放蕩不羈,曾當著唐玄宗李隆基的面讓心腹宦官高力士為自己脫靴,還全身而退,展現了超脫凡人的才智。

李十二的游歷史也可說是交友史,在長安城他與賀知章相識,賀知章驚異于他的文采,給出“公非人世之人,可不是太白星精耶”這樣的高度評價,稱他為謫仙人。天寶三年的夏天,李白與賀知章在東都洛陽相遇,這是歷史上極其重要的一天,中國歷上最偉大的兩位詩人見面了,成為了摯友。而后又遇見了高適,三人相同的理想使他們暢游歡談,評文論詩,激揚文字,指點江山。仿佛所有盛唐的詩人都是他的朋友,都因他而有了聯系。

李十二生活在盛唐時期,他經歷了由盛唐到安史之亂的社會轉變,這樣的經歷讓他的詩歌風格瑰麗多變,難以琢磨。有面對官場浮沉黑暗的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!钡膱远,又有月下獨酌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的瀟灑;有“欲上青天攬明月”的壯志豪情,又有面對社稷傾覆、民生涂炭時“過江誓流水,志在清中原。拔劍擊前柱,悲歌難重論”的激昂慷情,這些都成為了他詩文中的一頁頁珍寶。

人們都說李十二是個酒癡,一生以酒為伴,沉醉美酒之中,還寫了一篇《將進酒》,但有誰知道瘋狂過后的無限落寞。他不僅文采斐然,武還能使劍,學了“十五劍術”。有人會為他的不得志感嘆生不逢時,官場黑暗,殊不知他亦覺得瀟灑自在。正是這樣的特殊時代塑造出了李白這樣的形象。

我心中有個李太白李十二 ,他有對國家憂患的擔憂與抱負,有對朋友的直率坦誠,有對官場黑暗的嘲諷。他是我心中最獨特的詩仙、謫仙人、青蓮居士李十二。

內容推薦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沒有了】